你最喜欢吃的是什么?

亲们,阅读本文前,先点击“关注”,这样才可以在第一时间,免费收到我分享的精彩问答,你的支持是我创作最大的动力!谢谢!

大家好,我是餐餐美味,我的问答是:分享美食是一种快乐,因为善于研究美食及分析美食,又是优质美食创作者,目前粉丝7762名,我对美食有一定的见解:

炸鸡,在韩剧里的画面出现过,炸鸡和啤酒的影子,那种感觉是不是非常好呀,特别是我们在肯德基或麦当劳买的炸鸡,属于那种脆皮大鸡块,外面是用薄薄的一层面粉裹得严严实实,一口下去脆脆的外皮,嫩滑的鸡肉在嘴里交融,鸡油会顺着薄薄的面粉不停的流油,这种感觉吃的真是瑞人心肺,炸鸡应该是当下的网红产品,好多买美女都喜欢吃啊!美女想减肥可不容易喽!

炸鸡的窍门

1⃣️大家如何喜欢特别酥脆的。那只有用红薯淀粉或者土豆淀粉做裹粉了,如果用玉米淀粉和面粉做裹粉,在挂汁的时候脆皮容易变软。

2⃣️这里面的腌料需要放酱油,酱油的量不要太大,否则做炸鸡时,都不能做出酥脆的口感。

3⃣️鸡腿腌制时间要大于三个小时,这样才能入味。

4⃣️炸鸡的火候很关键,油温不能太高,全程中小火,如果油温高或者火候大,鸡腿容易炸糊。而且肉质不熟,调成中小火可以炸的时间更久一点,肉质也能好吃。

结 语

因为炸鸡叔脆可口、外皮金黄、肉质鲜嫩、越吃越香,是不错的美食。大家对此怎么看呢?欢迎大家在下面评论区留言讨论哦!如果喜欢我们就点赞关注吧!我们下期再见!

(本文由“餐餐美味”原创制作,未经授权禁止搬运转载)

打工仔阿鹏,我喜欢吃鱼

十个里说不定就有几个这会儿在没有暖气的屋里记挂着草长莺飞的人间四月天。江水汩汩,万物复苏倒还是其次,江河里的鲜主要在这时开始冒头,比如鲥鱼。

吃江鲜旬时令,图的就是“争鲜”二字。宽体浑圆的鲥鱼,裹着一片片大而细腻的鱼鳞,鳞下的肥油珍贵,不用去鳞,蒸熟之后鱼肉肥嫩细腻。

可以红蒸,红亮的汤汁映衬着鲥鱼鳞片上的闪光,鳞脆而有油脂,伴随着汁水与脂肪在口中炸开,脑袋里懵了一下,花雕和酒酿的香气裹挟着鱼肉,但也只是浅浅带过,盖不过鱼本身的鲜美。

这一条折射着粼粼银光的鱼,似乎满足了人们对于一条完美的鱼的全部想象。

从古至今,人们对于鲥鱼的痴迷似乎一直没有变过。

与河豚、刀鱼共同组成“长江三鲜”的鲥鱼,以其鲜美位列三鲜之首。用蒸逼出鲥鱼之鲜,是古人千年之前的智慧。明代时,这条鱼更成为贡品。

中写过宋时蒸鲥鱼的手法:“鲥鱼去肠不去鳞,用布拭去血水,放汤锣内,以花椒、砂仁、酱擂碎,水、酒、葱拌匀,其味和,蒸之。去鳞,供食。”

为了一条条出水即死的鲥鱼,清代朝野不惜设“鲥鱼厂”和“冰窖”,千里江陵一日还,只为了存留住那份生息。

处江湖之远求而不得,居庙堂之高也要日夜兼程。这时的鲥鱼,要想吃到便已经得一掷千金。

,得志或失意的文人骚客,总喜欢寄情于物、托物言志。除了竹、菊、松柏,送进嘴巴的食物也是最好的

想象当年某位诗人望着滚滚长江慨叹时,忽然见到谷雨时节溯江洄游产卵的鲥鱼,逆流而上,游动迅速,而又性格刚烈,在洄游的途中撞到岩石壁垒,便会脱鳞而亡,不由想到个人的命运与历史的进程,仿佛与鲥鱼之间进行了跨越物种的对话,高山流水之间遇知音也不过如此。

慢慢的,鲥鱼便成为了不愿苟活、典雅清高的象征,《调鼎集》中这样赋予它独特的品性:“其性爱鳞,一与网值,帖然不动,护其鳞也”。

如莼鲈之思的鲈鱼一般,鲥鱼一经提名身价百倍,食鲥鱼的习惯如此慢慢流传,连张爱玲也是鲥鱼的头号粉丝,不然怎么会用“恨鲥鱼多刺”这样的语句来描绘人生三大憾事呢?

时过境迁,南方仍是“渔樵耕读”的天下,鲥鱼却在悄然变化。

有一年初夏,捕鱼人像往常一样,拉开渔网,守在江心,等待着洄游至此的鲥鱼落入网中。一小时、三小时、半天过去,都一无所获,“真是见了鬼!”起初以为是巧合的这位捕鱼人,或许没想到这是他最后一次在长江里守候鲥鱼。

从那一天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五十年。

鲥鱼的命运伴随着过度捕捞与拦江筑坝,引发了人们与古时完全不同的狂热,从一掷千金,到千金难求,哪怕是这样,无数文学作品里提到的鲥鱼,也就是中国鲥,最终也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今日餐桌上的红蒸鲥鱼,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也是从那时起,人们对于鲥鱼的狂热,不再局限于意涵,更像是一种“惜物”之情。中国鲥不见了,思念的缺口总要有其他东西来填补。

先是美洲来的西鲱,接着是东南亚的长尾鲥,人们成功驯养了这两种野生鲥鱼,大规模的人工繁殖似乎是对过往的一种弥补。鲥鱼的价格慢慢从天价回落,重返餐桌,非富即贵之人也能一尝古法蒸鲥鱼的妙处

鲥鱼依旧鲜美,只不过,曾经那条消失在长江的鲥鱼,再也没人见过它的身影了。

同样是炙手可热的“流量鱼”,石斑的底色却没有这样悲凉。

冬日来临,年节将至,海鲜市场上,石斑总是最畅销。一条体型巨大的巨石斑,也就是龙趸,带着明显的暗紫色斑纹,总是被码放在档口最明显的地方。

摊主边抖脚等待买主,丝毫不担心滞销的可能性,果然不出多久,今天上货的龙趸已经卖空。

古法蒸龙趸,是年节餐桌上不可或缺的压桌菜。鱼生起肉,片成斑球,留下鱼头鱼尾,拼成整鱼的形状,只用些许盐糖及胡椒调味,再加上生油起镬的肉丝与香菇,年夜饭吃中端,大年初一吃头尾,有头有尾,年年有鱼,

石斑就像是一个代表,意喻着龙抬头的龙趸,以及通体亮红、象征着红火的红斑,都指向了鱼本身之外的寓意——好彩头,吃饭做事,总想有句吉利话,成为生活里随处可见的元素。

通体红色的红斑,红斑底下也有很多种不同的红斑鱼,图片只是其中的一种

和鲥鱼不同,石斑在港粤的地位并不是一成不变。古人称颂石斑的诗词少之又少,吃石斑的传统,更像是伴随着讨彩头的风俗,慢慢渗入到当地人的骨子里。

以及沿海在旧时遍布渔村。散落在各处的原住民,操持着传统社会“农林牧副渔”中两大不稳定职业之一,

另外一个不安稳因素,则是经商。清朝时,以广府人为主的“广帮商人”崛起,在全国各处开枝散叶,这种经商文化带来的除了财富,还有较为浓厚的宿命观。

这种寄托个我于仪式感的的行为最大的优势,就是能够帮助人在不确定的境遇中产生自信。

“世界是一个非常混沌的地方,大部分都不由我们控制。但我们可以哄哄自己”,人类学家迪米特里·西加拉塔斯说。命运的难以掌握,财富的来之不易,自然事事都要讨个吉利。

祈福、生财、高升,所谓“心诚则灵”,有时更像是自我暗示下的激励。于是,体型庞大的巨石斑,被当地人赋予“龙”字,成为力量的代表;而带有象征中国文化的吉祥红色的红斑,也成为中式喜宴中颇受欢迎的菜肴

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捕获而来的石斑,成为继山珍——蛇、湖鲜——大闸蟹之后的又一潮流,被送进各大茶楼酒肆,旧时的香港,也可以在高档海味干货铺中寻见晒干的龙趸皮。

长相光怪陆离的石斑,就这样如鲤鱼跃龙门一般,从鲜有人称颂的海鱼,变为鱼市、排档、酒楼的玻璃箱里养尊处优的一员。

鲥鱼之恨,是后知后觉的醒悟,是狂热之后的沉寂,是亡羊补牢的遗憾。

石斑之喜,则是伴随着风险与不安而起,慢慢扎根在风俗之中,成为希望的寄托。

曾经,人们惯于将肉身死后的升天愿景,寄托于驾游升天的鱼壁画之中,与死而复生产生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现在,无论是鲥鱼还是石斑,我们讲到的鱼早就没有了远古时期的含义。“鱼”的吃法与寓意在几千年的流转中,已经发生了太多的变化。

今天很多人家客厅可能都会挂着类似这样一副年年有鱼的画

人没法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也不会永远吃到相同的渔获。

想到青年作家双雪涛在《飞行家》里写下的一句话“我喜欢吃鱼,如果老婆能烧一手好鱼,可能这一辈子就能坚持下来。”

或许在恒常变化的万物之中,这种微小的不变已经足够让人心安。

喜欢吃,这是我的习惯啊,这些都是一直以来的习惯啊,我比较喜欢吃了,那就吃什么都是想起它啊 下馆子的时候,人家都是围绕着吃什么菜,我就会围绕着有没有鱼,看餐牌有什么鱼,做法怎么样啊。一天没见到鱼就说家里没菜,口淡淡的吃不饱,而且还吃咸鱼不吃河鱼,只吃海鱼,估计程度不比我的低。 吃鱼,吃习惯了,知道什么鱼什么味道,怎么弄好吃,一个人如果吃惯了海鱼就会嫌淡水鱼有泥味,如果吃惯了淡水鱼就会嫌海鱼腥的。 不过你的这个习惯不是什么坏习惯不怕啦,

对于吃什么,我是一个不太挑剔的人。

仔细想想,从小到大,我最喜欢的还是吃面条。

虽然我是南方人,但对面食的喜爱却一点也不逊色于北方人。

小时候,家里常常吃手擀面。那时候缺油,擀好的面条就那样在锅里一煮,但我没有两三碗是吃不饱的。有时候吃得特别快,都烫到嗓子眼了,就怕锅里剩下不多,赶紧吃完了抢到碗里。那时候奶奶常常说我,吃着碗里护着锅里。还说我是河南老乡。不管怎么说,我就是爱吃面条。擀面条、挂面、上街到面馆里吃的碱水面,都是我的最爱。

记得那时候面馆里的碱水面,两毛钱一大碗。酱油葱花香气扑鼻,如果那时候钱充裕一点,我肯定会吃两大碗的。遗憾的是跟着大人上街的机会都不是很多,能让我吃一碗都很不容易了。

再后来,我终于可以放开大量吃面条了。在全国各地走走,吃到的面条也有各种不同的口味。算起来,如今的最爱还是在新疆吃兰州拉面过瘾。不管是一碗清汤,还是牛肉素拌,那种味道都合我的胃口。只是我再喜欢,我的肚子却越来越不愿接受了。有时候一碗清汤吃完也够呛。

岁月不饶人,最爱也会慢慢割舍。

我最喜欢吃肉,无肉不欢。但是现在提倡的是荤素搭配,营养均衡。

你好,很高兴回答你的问题。

我最近很喜欢吃凉拌小吃。比如凉拌西红柿,味道酸甜可口,夏天天气热了,没胃口吃饭,可以试试看,特别好吃。煲剧小零嘴。

味道很错。

做法简单

西红柿切片,洒上白糖,好吃不上火,专治你不吃饭,不爱吃水果。补充每日维生素C。

小孩也爱吃这个,大家可以一起试试看。

我比较喜欢我们老家四川宜宾的特色小吃,宜宾燃面和筠连水粉,还有就是舌尖上的中国特别报道的云南建水豆腐,本人不是特别喜欢面食,但是宜宾燃面我还是特别喜欢吃的,好多年没吃到了,现在想想还流口水,筠连水粉是用红薯粉现做的粉条做的,口感特别好,当天做当天卖完,基本上不过夜,麻辣酸爽,配上香酥黄豆,那感觉不错,云南建水豆腐是10年前去云南的时候吃到的,小方块,两毛钱一块,我一个人能吃五十块那个豆腐,特别是那个干辣椒碟子,再配上冰镇啤酒,那感觉没法说了



妈妈泡的泡菜,很怀念

从我记事起,我就喜欢吃肉,一直到现在,六十多岁了,还是喜欢吃肉。

你最喜欢吃的美食是什么?为什么?

我最喜欢吃的美食是小笼包,一个人喜欢吃一样美食可以说出100条别人听起来十分好笑,又似乎不是理由的理由,喜欢就是喜欢,没有太多的理由!呵呵!

  •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关注”,您的支持是我创作的最大动力!

为什么?1⃣️

儿时的记忆里很多喜欢吃的美食,也许是肚子里油水少, 不像现在,餐餐吃肉是很稀疏平常的事。所以对于我来说,拿的出手、从小吃到大的人气美食非小笼汤包莫属!

为什么2⃣️

吃汤包得选店铺,早些年回老家吃过一会,还是小时候的味道,汤包都是现包的好吃,一笼8个,早先10个,走进店里就可以看到现场师傅们在娴熟的全手工制作,那手感超级迷人!店内生意很好,师傅们忙得抬不起头来;

冒着热气的笼屉端上来,我迫不及待夹了一个开天窗,嗯,汤包皮薄、肉多、汁浓,特意把汤倒在勺里,还真是满满一大勺浓浓的汤汁呢,还是那个味道!所以吃汤包除了吃口味,还吃一种对家乡的念想!

结语

家乡日新月异,无论怎么变化,小笼包的美味一直在我心里面,似乎只有家乡的小笼包才是最好吃的美食,以至于现在只要吃汤包,就很满足,基本不太在乎味道,正不正中了,欢迎在评论区说出您最喜欢的美食!


我是丫头,感谢您的阅读,一个对美食有热情的我和您一起分享幸福美食,分享小确信,感恩点赞和关注我的每一位朋友,下期再见!

(本文由“丫头美食记”原创制作,未经授权禁止搬运转载)